簽訂MOU,中國搬空台灣金庫(施士丰) 本文刊登於玉山周報第24期(2009.11.19-25)      銀行業屬資本密集產業,若資本額不夠,很多業務在承作上便受到侷限,並且中資銀行在政策保護傘下,近年資產規模以近20%的速度增長。兩岸如果貿然簽訂MOU,難保中資不會蠶食鯨吞台灣銀行業,進而搬空台灣的金庫,這是台灣必須未雨綢繆之處。       喧騰多時的兩岸MOU (金融監理備忘錄),簽訂日期從2009年4月開始便一再落空,數度跳票之下,到現在似乎終要塵埃落定。中國國台辦發言人楊毅在11月11日的例行記者會 上,就MOU簽訂議題表示,中國方面「已經準備好了」並且「隨時可以簽」,至於台灣所關切簽署的地點、時間、方式,「對於大陸方面來講都不是問題」,意指 MOU的簽訂,就等台灣確定。      那麼確切的簽定時間為何時?副總統蕭萬長表示,只要行政部門與立法院、金融業完?室內裝潢邢噫q,只要程序走完了就可以簽署,並沒有外傳「選舉因素」的考量存在,如 果程序在選後走完,就是選後簽,如果選前走完,就是選前簽。無論是何時簽,金融業引頸企盼的MOU終要簽定,不過MOU簽訂之後,真能夠成為台灣金融業獲 利不佳的「特效藥」,服用後就藥到病除,亦或是暗藏玄機的雙面刃,是值得我們深入探討。MOU是「特效藥」?      金融業為何視MOU為特效藥?原因在於台灣的金融市場,特別是銀行業,處在先天市場過度競爭(Over Banking)的不良環境,且低利率政策使放款利差縮水至1%左右等後天利空因素,加上短短三到四年間,便先後遭逢「雙卡風暴」與「金融海嘯」的衝擊, 使得經營環境已遠遜於以往,並嚴重影響台灣銀行業的獲利能力。      在MOU簽訂後,現有的8家中國辦事處,加上可望於簽署前核准的台銀、玉山銀行辦事處,共有10 酒肉朋友家銀行的辦事處可立即升格為分行,正式登陸營運。與台灣金 融業「先天不良、後天失調」的經營環境相比,中國平均約4%的放款利差,與長期為中國銀行所忽視的廣大台商客群,人民幣業務這美麗的想像空間,似乎成為台 灣金融業獲利困境的出路。而這美麗的想像,也使得今年以來金融股在各種政策利多與MOU題材的發酵下,各股普遍都有60%左右的漲幅!然而MOU真的就是 藥到病除的「特效藥」?MOU只是「入場券」      何謂MOU,其英文全名為「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」,中文則譯作「備忘錄」,乃一種意向表達的基礎文件,讓訂約雙方對於彼此該做什麼有相互的認知,所以通常只有原則性的宣示。      而金融MOU是屬於主管機關「金融監理」合作的一份法律文件,基於金融服務不受國境的限制,跨國金融交易已是全球化下的常態,為使各國對跨國金融服務及跨 國交易能有更明 太平洋房屋確的管轄權限分配,並根據巴塞爾協定(Basel Accord)的四項原則,包括共同監理、資訊交換、資訊保密以及持續合作等面向來制定。      因此,金管會主委陳沖便常用「入場券」來比喻MOU,因為遊戲或競爭開始之前總要先有入場券。然而有了入場券,如果不經過特別安排,不保証可以在遊戲中可以搶佔先機!MOU簽後 挑戰才開始      兩岸金融MOU的內容,僅限於對金融服務的「監理措施」予以確認,有了管理制度後,兩岸金融市場的互通才拉開序幕。所以簽訂MOU後,便能夠在WTO(世 界貿易組織)架構下,彼此開放金融市場,但若希望透過MOU得到較為優惠的條件進入中國市場,是不可能的,因為這與WTO的精神相違背!      所以金管會於11月初,才主動發稿說明MOU只是「入場券」,簽了之後台灣金融業才可比照外資銀行待遇,赴中國投資或營運,至於怎麼投資? 土地買賣經營哪些項目? 詳細遊戲規則為何?仍需視ECFA(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)就金融服務業的磋商結果而定。所以拿到MOU這張入場券後,仍有眾多挑戰有待因應,方能夠在中 國金融市場中脫穎而出,解決目前台灣金融業經營的困境,那麼這些挑戰有哪些:挑戰一、「市場准入」地位落差      MOU簽訂後,在金融服務業的WTO入會承諾採取已開發國家標準,而中國並未如此,使得彼此的「市場准入」地位出現落差。以銀行業為例,地位落差在於台灣 並沒有以法規針對外資銀行承作台幣業務的限制,但在中國則有較為嚴格的限制,中國銀監會規定外資銀行若要經營人民幣業務,須符合四個條件,否則便只能先承 作外匯業務,條件包括,1、雙邊簽訂MOU;2、辦事處滿二年,才可升格為分行;3、分行母公司資產須達200億美元;4、外資銀行成立分行必須滿三年, 並且連續二年獲利。      目前台灣已有10家銀行的辦事處,待MOU簽訂 21世紀房屋仲介後便可立即升格為分行,然若要立即能夠承作人民幣存、放款業務,前述的第四項限制便成為關鍵,依據外商在中 國的經驗,要出現獲利應不是短時間可以達成。另外儘管香港為例,CEPA(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)的加持,港資分行也至少需二年時間,才可承作人民幣業務。 雖然中國推出「海西經濟特區」,作為兩岸金融往來的試驗區吸引台資銀行的進入,或許可以跳脫限制。這海西區看起來雖誘人,但是當地環境真的適合投資嗎,仍 有待觀察。挑戰二、海西區適合投資嗎?      「海西經濟特區」是以福建為中心,延伸至浙江南部、廣東北部與江西部分地區。而海西區其實早在2006年便已推出,只是以當時兩岸關係的氛圍,並無引起太 多人的注意,直到近來因兩岸關係改善再次成為話題。海西區經濟試點的推行,與其說是給台灣金融業的優惠,倒不如說是想借力使力引進台資進入,複製長三角與 珠三角的成功經驗。      然而對台 情趣用品灣金融業來說,西進的主要目的便是當地的台商客群,那麼海西區的投資環境合宜嗎?依據經濟部投審會的資料,中國開放以來,福建佔台商投資比重僅約 一成,而2009年1~6月台商申請到福建的投資金額,甚至佔總額不到2%。且以台灣電機電子同業公會的2008年中國投資環境調查報告結果,福建沒有一 個城市能擠進「A級極力推薦」名單中。而這箇中原因在於,一方面福建因早年是「前線」,相關基礎建設直到近幾年才略有規模;另一方面,福建領導人作風較為 保守,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」的心態,導致政策上也不如廣東、江浙靈活,讓福建與台灣雖有深厚歷史與文化淵源,以及地利之便,卻無法得到台商的青睞,海西區 的投資環境恐有待提升。挑戰三、小蝦米對大鯨魚      由於兩岸在「市場准入」條件上的落差,使得兩岸市場一開放,中資銀行可以在沒有任何條件限制下在台灣營業,使得兩岸金融業的短兵相接,可能立刻在台灣展開,並上演一齣「小蝦米對大鯨魚」的戲碼。 & 建築設計nbsp;    兩岸銀行業在資產規模上,據統計,中國五大國有銀行至2008年底的總資產規模已達32兆人民幣(人民幣兌換台幣約1:5),其中龍頭工商銀行今年總資產 已正式突破10兆人民幣。而截至8月底,台灣37家銀行總資產規模約30兆新台幣,僅相當於中國五大國有商銀的五分之一;其中龍頭台灣銀行的資產規模約4 兆新台幣,亦是僅中國工商銀行的十三分之ㄧ。另外在獲利能力上,以中國工商銀行為例,今年前三季獲利近1,000億人民幣,高居中國上市公司榜首,更是台 灣各家銀行業者所望塵莫及的。      雖然規模不是唯一,台資銀行在技術層面仍有優勢,然而銀行業屬資本密集產業,若資本額不夠,很多業務在承作上便受到侷限,並且中資銀行在政策保護傘下,近 年資產規模以近20%的速度增長。所以在思考如何在ECFA談判中為台資銀行取得有利地位外,由於銀行屬於特許行業,對於產業與民生有莫大的影響,如何避 免中資蠶食鯨吞台灣銀行業,搬空台灣的金庫,其中分寸的拿捏?室內設計O非常重要的。      此外,ECFA所需努力的方向還包括,中國針對外資保險業「五三二條款」的限制,即「總資產50億美元,設立滿三十年,設立辦事處滿二年」。另在證券業方 面,由於中國並不允許外資或中外合資券商做A股經紀業務,台資券商若想做更多業務只能與陸資合作,但過去台商與中資合資的經驗很不愉快,以及現在中國與外 資合作的九家券商也都不順利,故亦將爭取台資券商「全資、全照」的地位。      儘管中國銀監會主席劉明康在與台灣立委訪問團代表們會面時提及「金融業列入早期收穫之項目,樂觀其成。」不過目前ECFA何時可以正式協商,以及早期收穫 清單中包含哪些項目,在談判時程、內容都尚未確定。所以國人在期待之餘,也應該先思考如何應對MOU簽訂後可能面對的挑戰,以及在ECFA的談判中搶佔先 機,都考驗著執政當局的智慧。「只談經濟、避談政治」是不客觀      馬政府上台以來是秉持「只談經濟、避談政治」的方式, 賣房子希望以循序漸進的方式發展兩岸關係,雖然目前MOU與ECFA的推動,似乎是按此基調在進行,但中國 能夠忍受這種方式多久卻是未定之數。中國國台辦主任王毅,於今年6月訪問華府時提出了「兩個不存在」觀點,即兩岸關係的發展不存在過快或過慢的問題,而是 從過去長期不正常狀態恢復到正常,並認為兩岸關係的改善和發展,亦不存在只談經濟、不談政治的可能,這是不客觀的。      這顯示出馬政府在兩岸政策上一廂情願的態度無法維持太久,正如工商時報社論所提及的,倘若兩岸關係的進展不如中國之意,甚至違背中國的期待而緊縮對台經濟 優惠,並要求台灣按「平等互惠」原則,給予中國產品、企業對等的優惠,迫使台灣市場全面開放,勢必對相關弱勢產業帶來衝擊。因此,政府應有全盤的考量,避 免讓MOU或ECFA的簽訂變成對台灣的「緊箍咒」,更是社會大眾在期待甜美果實的同時所需警惕的。 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! 酒店工作  .
創作者介紹

中泰當舖

te71tety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