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戰犯大野泰治的供述里,這樣一段話令人毛骨悚然:“1935年8月兩個月,從以橫島河子為中心的地區逮捕許多中國人民,其中26人禁拘於警署,用毆打、灌涼水、捆弔等方法拷問。其中2名抗日思想濃厚的由石田斬殺,將頭烤焦,用腦漿配藥送來哈爾濱,我吃掉了其中一個。”
  今年3月,國家檔案局以世界記憶工程中國國家委員會的名義,正式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遺產秘書處遞交了《南京大屠殺檔案》和《“慰安婦”——日軍性奴隸檔案》提名錶。在此次發佈的戰犯筆供中,就有反映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、強徵慰安婦的內容。例如,戰犯永富博之寫道:“1944年7月,任霍城保安隊指導官時,開設慰安所,目的是讓保安隊士兵麻醉於女色,杜絕其逃走,況且我自己亦可公然來滿足獸欲。”
  “當年的日本侵華戰犯是在中國政府和人民的教育和感召下,才對自己的罪行進行了反省,並記錄下來。”在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原所長蔣立峰看來,公佈於互聯網上的戰犯筆供,不僅是回擊日本右翼勢力謊言的鐵證,還能在更大範圍內發揮影響力,讓不明真相者看到真相,看到那些慘絕人寰的血色記憶。據新華社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烤焦人頭用腦漿配藥吃)
創作者介紹

中泰當舖

te71tety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